和祖父在一起

每年和祖父一起住上一段时间并不是一件容易事。

祖父是一位86岁的退休生物化学教授,他总结出了几条人生智慧:不能放进微波炉烹制的食物不值得一做;冷冻蔬菜比新鲜的好;在股市里要放短线做长线;没必要喝热水;见到喜欢的物品买两份;别胡乱丢弃东西。

尽管对这几条教诲我不敢苟同,但这并不妨碍和祖父共度时光。

当我还是一个小姑娘的时候,我们全家挤在一间小房子中,而祖父和祖母则住在街对面的大宅里。15年前祖母去世了,我搬到了大宅子里,为祖父做饭陪他聊天。

现在我和祖父把家搬到了缅因州,和祖父共处既是一件乐事但也充满挑战。我和我丈夫习惯早睡早起,但祖父却是个十足的夜猫子。他不吃通心粉,我和我丈夫不喜欢吃蛤蜊。我不吃肉,我们4岁的女儿玛德琳不爱吃蔬菜。

我梦想着有一天能把祖父的房间收拾得一尘不染。他那里简直就像个大车间或者实验室。从塑料冰盒、滤波灯到发豆芽器,应有尽有。我真想把他这些破烂都扔掉,可他在每件物品上都贴了标签,上面用红笔写着:“勿动”。

我一直对此保持克制,但有一年夏天,我实在忍不住了。我选择了一个清晨,那时他睡眼惺忪,我估计他不会有太大精神和我争论,于是就有了下面的对话。

“我能把它扔了吗?”我拿起一个塑料烟灰缸问他,他从来不抽烟。

“你做饭的时候可以把勺子放里面。”

“但没人用它放勺子。”我只好把手放开,露出了一个5年前的即冲茶包。

“把它给我,这个还能用。”他把它抢过去放进了已经塞得满满当当的抽屉。

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年轻人不愿意和他们的长辈共处同一屋檐下。我们已经习惯于拥有自己的空间,过自己的小日子。

然而我并不为我与祖父共度的这些夏日感到后悔。正相反,它给了我一次从其它视角看待我们这一代人的机会。我没有发现祖父对旧物品的喜爱不完全出于节俭的习惯,更多的是凝聚着对祖母的思念,我差一点扔了祖母的那顶旧雨帽。

我经常提醒自己说祖父对我们已经够耐心的了。我扔了他不少东西。他说他不喜欢和人接触,但他却愿意和我的女儿玛德琳一起玩。尽管他们俩整整相差80岁。玛德琳和她的曾外祖父有些共同点:他们都围着口布,都需要午睡并喜欢吃冰激凌。

一天下午,我给这一老一小在码头照了一张相。照片照得不是很好,祖父的眼睛几乎快要闭上了,玛德琳做作地笑着。但我乐意看到他们并肩看着同一片大海的样子。他们将逐渐了解彼此看世界的方式。

和长辈同住需要耐心和技巧。我们越实践就越有技巧。如果不去尝试的话,我们根本不知道如何去做。如果总是坚持我们自己的生活方式,我们就失去了向不同年代的人学习的机会,也就无法吸纳另外一种生活智慧,甚至由此失去了改进自己生活的机会。

有一次,我问祖父,他的那个头上带夹子的塑料杆是做什么用的?他告诉我,用它就可以毫不费力地换下高处的灯泡。我会心地笑了。在和祖父的共同生活中,我总能有幸发现更多的秘密。

 
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小故事大全 » 和祖父在一起

评论 0

评论前必须登录!

登陆 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