圣诞节的感动

   圣诞节前一个星期的某个下午,我们一家四口人挤进自己家的小货车去送货,车后座忽然轻声地传来这样一个问题:“爸爸,”我五岁的儿子———帕特里克开始问道:“我怎么从来没见你哭过呢?”
   就是这么唐突,我感到很错愕,我们已经接受了这种信念,坚忍克己才是力量的体现。在人生道路上,我们总是抿着僵硬的上唇,丝毫不让自己有任何的感情外露,内心的情感不知不觉中已枯竭。
   第二天,我带帕特里克去公园玩,在驾车返家途中,我对他的好奇表示了谢意。流眼泪是件好事情,我告诉他,无论对于男孩还是女孩,哭泣是当人们悲哀时,上帝拯救他们的方法。“我很高兴,在你觉得伤心的时候,你都能哭出来,”我说,“有时候做爸爸的比较难以表达他们的情感,我希望有一天我会做得更好。”
   帕特里克点点头。事实上,我对此不抱什么希望。但圣诞节前的那些日子里,我祈祷着无论如何也要揭开我那尘封的感情了。
   “不知道帕特里克是否愿意在平安夜的礼拜仪式上唱《远处的马槽》这首圣诗呢?”年轻的教堂主持在我们的电话留言里问道。
   我的妻子凯瑟琳和我都拼命地抑制着内心的兴奋。这是我们的儿子第一次独唱。
   凯瑟琳很巧妙地向帕特里克问及这件事的可能性。她提醒帕特里克,他的歌唱得有多动听,告诉他那是多么有趣的事。帕特里克似乎不大相信这些话,他皱着眉头。“你知道的,妈妈,”他说,“有时候,当我要做一件重要的事情时,我总觉得紧张、害怕。”
   我们告诉他大人也有这样的感觉,但最后还得由他自己决定。他只沉思了几分钟。“好吧,”帕特里克说,“我去。”
   在接下来的那个星期,帕特里克和他的妈妈把那首圣诗练习了好几次。在教堂里举行的彩排非常成功。相比起来,在我五岁的时候只能想像自己在数百人面前对着麦克风歌唱。而当平安夜到来的时候,我的期望就会落空。
   凯瑟琳、我和其他的信众坐在黑暗当中,当一盏聚光灯掠过时,我找到了我儿子,他一个人站在麦克风前面,白衣飘飘,两侧插着天使的翅膀。
   缓缓地、自信地,帕特里克唱准了每一个音符。他的声音陶醉了在座的每一个人,他就像是一个真正的天使,上帝赐予的一件奇迹般的圣诞礼物。
   那晚,帕特里克的声音里似乎蕴含着永恒,他的声音圆润得足以穿透世间万物。聆听着儿子的歌声,大颗大颗的泪珠从我眼角涌了出来。
   他的歌很快唱完了,大家都鼓起掌来。凯瑟琳擦拭着眼泪,梅拉尼在我身旁哽咽。
   礼拜结束后,我去向帕特里克道贺,但他却急着做别的事情。“妈妈,”他一边脱衣服一边说,“我得先去浴室。”
   “帕特里克,你还记得你问过我为什么没有见过我哭吗?”他点点头。
   “嗯,我在哭呢。”
   “为什么呢,爸爸?”
   “因为你的歌唱得太好了。”“有时候,”我儿子伏在我肩膀上说,“生活会美得让你流泪。”我们徒步走回一英里以外的家。
   那晚的天气干燥寒冷。我穿过公园,在这多彩而快乐的时节,欣赏着挂在半空的满月照耀着万家灯火。当转身回家时,我看见一辆车在街上慢慢地行驶着,原来是一家人在欣赏区内的圣诞灯饰。有人拉下了窗户。
   “圣诞快乐。”一个小孩对着我喊。
   “圣诞快乐。”我回应道。眼泪又开始流出来了。
 
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小故事大全 » 圣诞节的感动

评论 0

评论前必须登录!

登陆 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