萧婆婆含恨割乳

平谷县城北边的一座大山里,有一个小山村,村里有三间茅草屋,茅草屋里住着一个四十多岁的寡妇,村里人都叫她萧婆婆。

有一天晚上,萧婆婆正在睡觉,忽然有人很着急的敲门,萧婆婆问:“是谁啊?”

一个女孩的声音回答说:“萧婆婆,是我,快开门。”

萧婆婆听出来了,是附近一座尼姑庵里的那个小尼姑。小尼姑才十六七岁,长得很清秀,在尼姑庵里总是被其它的尼姑欺负,又挨打又挨骂,烧水做饭洗衣,全是她干。萧婆婆很同情她,曾经还劝过她:“姑娘啊!世上道路千万条,何必非吃这碗饭?还俗吧!”

萧婆婆一打开门,小尼姑就跪倒在地,求萧婆婆收留她。萧婆婆把小尼姑拉倒房间,又打水让她洗洗,两个人躺在床上,小尼姑就把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。

九个月前的一个早晨,小尼姑在山涧里洗衣服,她一边洗一边想自己的悲惨遭遇,一不留神,几件衣服被溪水给冲走了。小尼姑虽然不会水,可是若是捞不回衣服,回去可定是要被毒打,她只好下水去捞衣服。

溪水有的地方只有膝盖深,有的地方齐腰深,脚下还有很多圆滑的石头,小尼姑一不小心,一下子滑倒了,栽倒在水里。

她在水中呼不出气,以为这次死定了,没想到却被人救起来了。那人还帮她把衣服也捞了回来。

救她的是个漂亮少年,她羞得不敢抬头看他。那天,他们就在小溪旁的草地上,留下一片殷红,小尼姑从一个少女变成了一个小妇人。

临走时,少年说:“你等着我,我会回来接你还俗。”

少年走了,小尼姑这才想起,还没问少年姓什名谁,家住哪里。

等啊等,等了三个月,还没见少年来,这时小尼姑发现自己肚子里有个小东西在动,她很害怕,希望少年早点来。可是,六个月了,少年还是没有来。九个月了,少年还是没有来,小尼姑真的等不下去了,她找准了一个机会,跑了出来,跑到萧婆婆家。

过了半个月,小尼姑生下一个女娃后,趁萧婆婆没留意,跳到水井里自尽了。萧婆婆只好独自带着这个小女娃。

孩子没有奶,萧婆婆碾谷子、轧黄豆、熬米汤、煎豆汁,一口一口地喂。孩子夜里哭,萧婆婆把快干瘪的乳头给她吮,抱着她,一宿一宿满地走踏儿。冬天孩子尿了左边,萧婆婆就把她放右边,又尿了右边,萧婆婆就把她驮在身上。一来二去,萧婆婆的乳房就有奶水了,心里别提多高兴,自个说:“这孩子准是个大命人。”

草绿了,又黄了,小女孩学着说话了,她管萧婆婆叫“妈妈”。萧婆婆心里乐开了花。

燕子去了,又来了,萧婆婆卖了兰亩地,送孩子到庄里去念书。学会了诗词歌赋,学会了抚琴、下棋、作画。先生喜欢她,给她取名叫“萧燕燕”。

转眼过了十八年,燕燕长成了大姑娘,人人都夸燕燕美。月下有燕燕,银辉显得淡;花前有燕燕,百蕊无颜色;燕燕一唱歌,过路的鸟儿停了翅。消息传到了辽国,皇上派大臣来求婚,萧婆婆说:“除非是海枯了、石烂了。”

辽国的皇上发了火,派来许多兵马,毁了庄,烧了房,抢走了萧婆婆掌上一枝花。

萧婆婆哭哇哭,从日头升哭到日头落,从日头落哭到月儿升。草哭黄了,花哭谢了,哭得燕子伤了心,起程飞回南边去。萧婆婆嗓子哭裂了,眼睛哭瞎了,眼泪流干了,从眼眶里往外流血。

谁知燕燕到了北国,让荣华迷了眼,富贵蒙了心,不但当上正宫娘娘,还帮助辽国侵扰中原。这一年,皇上死了,燕燕做了太后,便亲自领着辽兵杀进中原来。一路上,见村就烧,见人就杀。

一天,辽国的队伍路过平谷县,萧太后想起了萧婆婆,决定去看看。

萧婆婆正在茅草屋前哭,听到燕燕来,哭得更伤心,上前抱住太后一摸,心里凉了,眼泪止了:她摸到了一身冰冷的恺甲!

萧婆婆心里全明白了。她打了太后一耳光,返身摸进屋,门上闩,缸沿上磨快了切菜刀,割掉了自己的两个乳房,倒下身,死去了。

从此这山村有了两个名字:一个叫它“萧家院”,是人们怀念那勤劳善良的萧婆婆;又叫它“太后村”,是让人们永远记住那耻辱和仇恨。

 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小故事大全 » 萧婆婆含恨割乳

评论 0

评论前必须登录!

登陆 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