再喝一“鞋”

   清朝道光年间,一处山高皇帝远的村落,不大不小,人人安居乐业,;村东头有一处宅子,有些破旧,要是往里面细看,就会看到不大的房子显得偌大的感觉——只有一个床,一个小桌子,两把椅子。房子主人姓刘,叫刘一湖。有些痞姓,靠早死去的爹娘留下的一点钱勉强度日,最近用完了,便把家中大部分东西典当了,开了一亩三分田,种点东西过日子。他是顶喜欢喝酒的,酒家都认识了,一见他来,就笑道:“一湖,来一壶?”刘一湖也不生气,笑呵呵的,人们就叫他一壶,虽然谐音听不出来,但刘一湖相信人们叫的绝对是“一壶”。

   窗外寒风阵阵,但人们却是喜气洋洋的,因为快过年了,明天就是除夕了。刘一湖在家里叹息,因为没钱了,也没酒了,脑子里的坏虫占了先机,让刘一湖想了个歪点子——去地主家偷钱。地主家离他家不远,徒步不到一炷香的路程,地主姓路,脾气挺好的,起码不摆架子,但怎么也有点地主的品行。刘一湖说干就干,先去地主家摸清门路,冒着寒风就到了地主家门口,找了几块烂泥糊在脸上,装成要饭的,大声惨叫,想让地主给点钱财饭菜之类的,家奴听到了,打开门让刘一湖进去等,刘一湖装成激动地样子,连忙进去,环视四周,有猛犬一条,其余便没见着了,那狗逮着刘一湖狂吠,让刘一湖有些害怕,要完饭菜钱财之后,刘一湖急匆匆的回家了,他想了一个好主意,心满意足的睡去了。

   次日,也就是除夕了,刘一湖等到万家团圆吃饭的时机,领着一个草编的袋子,翻进了地主家,向那恶犬扔去草袋子,恶犬眼里冒光,原来草袋子里是刘一湖刚拉的大粪,在寒冷的除夕还冒热气,让恶犬馋的不得了,刘一湖窃喜,对恶犬说:“狗兄,慢慢吃,嘿嘿。”然后刘一湖开始到处搜寻,突然他闻到了一股奇异的芬芳,他循着味道,到了东边的屋子,屋里有一个床,一个大缸,奇异的芬芳便是大缸里传出的,刘一湖打开缸盖,双眼冒光,竟然是酒,而且是好酒,刘一湖是能闻出来的,他急切的寻找能盛酒的杯子,忽然看到床下有一双绣花鞋,俗称“三寸金莲”,他拿起一只,捞了一些酒,心中想“喝完这一鞋,就快点找钱。”喝完一鞋后,赞叹道:“世间竟有如此好酒啊,不如再喝一鞋!”说完又喝了一鞋,说:“不如,不如再喝一鞋!”接着又是一鞋……刘一湖越喝越醉,声音也越来越大,嚷嚷着:“再喝一鞋,再喝一鞋!”最终,他的声音招来了家奴,两个家奴架着他去找地主,地主大怒,要打断他的手,旁边的地主女儿望着刘一湖拿着她的绣花鞋,嘴里嘟囔着好喝好喝,脸红的对地主说:“父亲,正当新年,这样不吉利,不如给他点钱财饭菜。”路地主想了一想,大手一挥,给了刘一湖一些钱财饭菜,刘一湖万分羞愧的离开了地主家。

   刘一湖的事迹在村里传开,刘一湖去打酒的时候,酒家大笑着说:“一湖,别来一壶了,我给你一鞋吧。”刘一湖落荒而逃。

 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小故事大全 » 再喝一“鞋”

评论 0

评论前必须登录!

登陆 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