丢了姓名的状元

  堂堂三甲举子竟无名姓!难怪暴戾的朱皇帝要勃然大怒。
  
  洪武四年的一天早上,京城一家低档客栈里,几个等待发榜的举子正在大发“天生我材必有用”的豪情壮志,两个锦衣卫忽然冲进门来,不由分说捉住一个自称寒门书生的年轻人,连推带拉去了皇宫。
  
  俗话说,文能治国,武能安邦。朱元璋以武力夺取天下,但治理国家,他知道还要靠这些熟读四书五经的书生。于是国家政权刚刚稳定,朱元璋就下诏恢复科举制度,明令“非科举者勿得与官”。
  
  科考结束后,本地的举子们都已四散回乡,只剩下一些外地人滞留京城等待榜文。这些人在京城大多无亲无友,要么就是相聚喝酒谈天,指点江山;要么就是出入花街柳巷,打发无聊时光。只有个别家境贫寒的考生担心盘缠用完,就在附近的小店铺里做起了杂工。许多店铺也乐于雇这些学子,期盼他们哪个将来能够出将入相,也是店铺炫耀的资本。
  
  寒门书生便是这些留京举子中的一位。
  
  按照惯例,科举考试三甲考生的卷宗要呈皇帝御览,由皇帝钦点状元、榜眼和探花人选后再发榜公布。当时为防作弊,试卷上考生的名字都是密封的。主管科举考试的礼部尚书,亲手在皇帝面前打开三甲考生的试卷后,发现其中一名考生的考卷上没有名姓,只填有“寒门书生”四字。
  
  不仅考试院的那些大员们奇怪,就连皇帝老儿也困惑了,决定亲自见见这个举子。虽然没有姓名,但皇帝开了口,要找一个考生,自非难事。
  
  锦衣卫把寒门书生带进了大殿,朱元璋一看这年轻人,虽然衣着寒酸,倒是眉清目秀,便温和地问道:“科举考试这等大事,怎么不写名姓?”
  
  “禀报万岁,不是小人不写名字,实乃小人无名无姓,无法填写。”书生慌忙辩解。
  
  “大胆,万岁问话,还不老实,当心治你欺君之罪!”不待皇帝发话,一大臣就厉声呵斥。
  
  “小人不敢,实乃因家里贫穷,没有姓名,还望万岁爷明察。”
  
  朱元璋差点笑出声来,穷可以没有财产,不会没有姓名啊。想俺朱重八小时候给人家放牛,人家都说俺穷得只剩一个“朱重八”的名字了。都是娘生父养的,哪有没有姓名的人啊?
  
  “那么你是哪里人士,父母姓甚名谁,他们该不会也没有名字吧?”显然朱元璋今天心情不错,问话也很有耐心。
  
  可这书生只说自己是北方人士,对父母姓名也是守口如瓶。
  
  朱元璋有些恼怒,就是那些一起出生入死打天下的功臣,如今也不敢这样对待自己的问话,一个小小举子竟然明目张胆欺骗自己,皇家威严何在?
  
  这时,一个大臣到朱元璋身边提醒说,这书生不敢暴露身份,会不会是外国探子,或前朝犯臣之子?此时北方边界时有摩擦,大臣们对外域奸细之事都是心有余悸。朱元璋顿时脸色一沉,耐心全无,大喝道:“国家大事如同儿戏,此人不可大用,革去功名,押入大牢,再不说实情,秋后问斩。”
  
  书生就这样被押入大牢。
  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小故事大全 » 丢了姓名的状元

评论 0

评论前必须登录!

登陆 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