木工遇害连环冤案

元仁宗延佑初年,京城设了个木工作坊,雇用了好几百名木工。为了便于管理,老板把他们分成五人或十人一组,并设立伍长和什长这类工长职务来进行管理。作坊中有一个张木工与王工长发生了争吵,由于王工长处理不当,又不肯承认自己的错误,所以张木工与王工长不来往也不互相说话。这一情况一直延续了半年多。

当时,其他工人认为,他们只是口头争执,没有什么仇怨。于是大家聚集起来凑钱置办酒肉,想劝他们和解,硬拉着张木工到王工长家中。吃喝中,大家热心劝解,终于使得张木工与王工长和好如初。大家因此很高兴,酒喝到天黑才散去。

俗话说,妻贤夫祸少。但张木工偏偏娶了个生性风流的妻子,她一直背着丈夫与他人私通。这还不算,这女人还多次与奸夫谋划商量杀害张木工,只是一直没寻到机会。这一天,她见张木工去王工长家喝酒,喝醉了晃晃悠悠地回来了,就觉得是个好机会,于是与奸夫一起把木工杀死了。

张木工被杀后,张木工的妻子和奸夫才发现没有地方隐藏尸体,他们在屋内转来转去,想起房内一侧有一个土炕。这个土炕是中空的,平时用于冬天烧火取暖。于是两人就撬开炕砖,想把尸体放进炕里藏起来。可是由于空间太过狭小,尸体怎么也放不进去。一不做二不休,张木工的妻子和奸夫就把尸体分割成四五块,才全部放进炕里。然后,他们还把炕砖放回原处,恢复原状。做完这一切,他俩又商量了一个栽赃嫁祸的主意……

第二天,张木工的妻子就跑到王工长家哭着说:“我丈夫昨天到你这儿来,一直没回家,一定是你杀了他!”她还到掌管京城治安、平理狱讼的警巡院控告了王工长。

警巡院接到报警后很重视,认为王工长有仇杀的嫌疑,于是把他逮捕后进行严刑拷问,王工长受不了酷刑,只好屈招服罪。审问他的警官问王工长:“张木工的尸体在哪里?”王工长胡乱答了句:“丢到了河沟里去了。”

限期破案仵作滥杀无辜

警巡院长官见尸体有了去向,就让两个仵作去寻找尸体。仵作本来是检验死伤、代人殓葬的官人,凡属不正常死亡的人都由他们处理,这也是当时的规矩。但是仅凭王工长信口开河的一句话就让仵作去寻找尸体,岂不是乱弹琴。

这个案子报到刑部御史、京兆尹后,他们也十分重视,一再督促早日结案,所以必须寻找到尸体,经检验死伤后才可了结。有了上峰的指令,警巡院长官就对下发威,限期两仵作十天内寻到尸体,逾期寻不到尸体就将受到鞭刑。

十天过去了,没寻到;又限七天,仍未寻到,又限五天,仍未寻到;又限三天,仍未寻到。这两个仵作接连受到了四次鞭刑,但始终没有寻到尸体。越往后,限期越短,两个仵作只有唉声叹气。沿着河沟寻找时,两个人商议,这样下去鞭刑是受不完的,说不定不知哪天就给打死了。实在不行,就去杀一个人,以那人的尸首来充数。主意一定,两个仵作准备行动。

两个仵作一直坐在河边等待冤主,直到傍晚还真等来了一个老翁骑驴过桥,老翁立即成了他们的目标。二人将老翁推到河中淹死,驴子受到惊吓自己跑了。

杀死老翁后,两个仵作突然想到这老翁在年龄上跟张木工对不上,长相也不像,怎么办?他们决定延缓将张木工的“尸体”交出去,而是又忍受了几次鞭刑后,才把尸体送到院里,说终于找到张木工的尸体;还找理由说,因为河水浸泡,长相已经难以辨认,但这尸体的确就是张木工。

警官立即请来张木工妻子辨认,那妇人心里有鬼,尽管听说竟然真的找到张木工的尸体也很诧异,但为了不露馅,她一见尸首,哪分真伪立刻伏到尸首上号啕大哭:“这正是我的丈夫呀,咋就成了这个样子呀!造孽呀,一定要严惩杀人凶手!”

为了让一切更真实,张木工的妻子还按当地风俗,拿丈夫的衣服在河边招魂,甚至卖掉簪子、耳环置办棺木。张木工妻子穿着丧服为丈夫举行隆重的丧礼,埋掉了尸体。同时还请来和尚为之超度,装得非常悲伤的样子。

就这样,警巡院定了案,判处王工长死罪。案子报上去后,等待上级的批文。

 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小故事大全 » 木工遇害连环冤案

评论 0

评论前必须登录!

登陆 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