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7双帆布球鞋

我有57双帆布球鞋。这是我最丰富的收藏。

大学毕业时去公司应聘,作正装打扮。站在七厘米的高跟鞋上我产生高原反应,每一步走得气屏心虚,还是刚进门就狠狠崴了一下栽将下来。考官中一位好心援手,用憋笑憋到颤抖的声音问候,我一骨碌爬起来落荒而逃。

57双球鞋,正在穿的不过半数。已经穿旧磨破的,舍不得扔掉,就好好地放进纸盒用胶带粘住再贴上标签。尚留着中学时第一双黑色球鞋,就是因为这双再普通不过的鞋子,使我陷入对CONVERSE帆布球鞋疯狂的迷恋中。有朋友从国外带的,款式新颖,是限量版。

喜欢在鞋子上动手脚,穿上亮点珠片的CONVERSE总该有女人味;镶上皮毛边效果特棒,豪华得紧;换彩色鞋带,别几个别针;夏天来了,挖几个小洞好风凉;把高帮鞋剪作低帮,再来个左右不对称,看来甚是朋克;把低帮鞋花花绿绿接成高帮,明星穿去打歌都可以。

有时候,一双一双拿到阳台上晒太阳,蹲在57双球鞋面前看它们伸着舌头,新新旧旧高高矮矮煞是好看。回忆穿某双的时候遭遇罕见大雨,穿某双去参加高考,又穿某双结束初恋。似水流年,呼啸而过。

表姐要请我吃火锅,千叮咛万嘱咐要我打扮淑女,勿穿球鞋。吃火锅而已,哪来许多规矩?用大脚趾想也知道相亲。我家女人个个貌美,就怕我嫁不出去,隔几日便安排一场,我总是欣然赴宴。

赶到饭店,表姐盯住我脚上的球鞋,脸色难看到想要把我丢进锅里涮。昨天刚改好的一双,穿出来秀一下有何不妥。我视而不见,坦然落座。对面已坐定一位先生,剑眉星目,灼灼地盯着我。我微笑致意,却听他哇哈一下大笑出声,吓得我赶紧望向表姐。对面也知道自己失态,急忙拱手,忍不住嘴角上扬,指着我说去年你是否去我公司面试,刚进门就摔倒,头也不回就跑掉——原来这件糗遇东窗事发,真是邪门儿,刚好是当年扶起我的那位仁兄。

表姐的眉目越发狰狞,在桌子下面拧我大腿。我不甘示弱反拧回去,还不是她那双贵得要死高到无限的鞋肇事。青年才俊忍笑收声,在我和表姐脸上来回浏览,似乎看得有趣,被我横眉立目瞪回去。席间他二人言谈甚欢,我埋头大快朵颐。表姐大概不抱希望,不再偷袭。手机响,他接起,流利伦敦音脱口而出。表姐抽空看我一眼,那哀怨的眼神意味明显:这么好的人才,偏被你浪费机会。他挂断手机,连声道歉,我却瞅到他的手机是最新款的彩屏内置摄像头,停筷,在餐巾上擦擦手伸出道,借你手机给我看看行不行?

我觉得我的声音很动听,表姐还心有余而力不足地在用眼角瞪我。好在对面的人很是随和,立刻把手机奉上。我打开来将摄像头对准我的豪华球鞋“咔咔”拍了两张。果然是最高像素,连我缀上去的水钻长耳环都拍得一清二楚。手机又响,吓我一跳。赶紧双手奉还。

手刚伸到火锅上空,煮沸的汤汁恰好飞出一点溅在我手腕上。烫得我龇牙咧嘴,手一抖,手机不偏不倚直直落入锅中。只听见那二人大声惊呼,红色的辣椒汤高高溅起,洒我一身。我顾不得那许多,抄起一边的漏勺将手机捞了上来。只见那价值不菲的银白色手机伴着一根青菜无数花椒大料,淋淋漓漓狼狈无比地躺在勺子里。

在我执意坚持下,得以把火锅里的手机打包回家,第二天我跑遍手机专卖店十余家,在店员好奇的目光下打开一次性饭盒展示那可怜的手机。众人乐不可支,而我被很遗憾地摇头告知,没有办法,重新买一个吧!

市价七千多。我可怜巴巴站在马路上打通手机主人的办公室电话,悻悻问可否拖延一阵?他不以为然,都说不要你赔,你偏折腾一天。吃饭了没有?那你等我。我低头看脚上的球鞋,还是走得我脚板抽筋。贴着公车广告牌蹲下,无意识地抓自己的鞋带,扯开,又系上。脑子里混混沌沌地思忖着:假如卖掉那些限量版CONVERSE……

一辆小车在我面前刷地停住,他微笑摇手要我上车。我站起身,迈步走过去。一举足,只觉得脚下绊到什么,重心不稳,直挺挺吧唧一声趴在了马路上。周围站着等车的几个人都被我骇了一跳,他忙不迭从车里跳出来抢救。我回神之后只觉得羞愤无极,恨不能捶地大哭。怎地这般邪门儿,又摔一次?
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小故事大全 » 57双帆布球鞋

评论 0

评论前必须登录!

登陆 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