地主(一)

  外婆说,那一个被绳子捆牢了的人,年轻时非常英俊,是种地的好手。外婆说这话的时候,有几个壮年男子正在掏空了粪水的粪池里,顶着炎炎烈日,翘着臀部,拼命地挖掘。他们都相信了被绳子捆牢了的那人所说的话,那人说这个粪池里埋着三百两白花花的银子和一具长工的尸体。几个壮年男子从中午劳作到太阳落山,挖出来的泥巴、石块、腐烂的树根,堆得像小山似的,散发出的恶臭,使整个村庄所有的农家都不得不延缓了吃饭的时间,人们都站在粪池周围,等待着银子和白颜色的骨头出现。月亮升起来,秋风更凉了,筋疲力尽的挖掘者,他们的锄头最终无一例外地挖到了石头上,溅出的火星,像白花花的银子。整个村庄都一片寂静,几个满身恶臭的壮年男子从粪池中爬上来,围观的群众已经走光了,月光照亮的土地上,密密麻麻地丢满了劣质烟头。他们来到河边,黑颜色的水中,月亮因水的流速,在不停地颤抖。当他们洗掉身上的气味,站在河埂上,为首的那人骂了一串村话,极其下流,大概的正面意思是他们不但上当受骗了,而且不好向领导交差,那地主该死。

  就在这几个壮年男子骂骂咧咧地踩着月光返回公社的时候,外婆说,那一个被绳子捆牢了的人,并不比穷人过得舒服。接着外婆讲了一个故事,故事的男主角就是那个被绳子捆牢了的人,女主角就是外婆。故事是这样的:有一天黄昏,年轻而美丽的外婆,准备穿过村庄到河里头去洗头(外婆年轻时的秀发远近闻名),路过同样年轻并且英俊勤劳的而今被绳子捆牢了的那人的家门口,正在狼吞虎咽的青年地主见到了外婆,就结结巴巴地打招呼,意思是希望外婆进他家坐坐,并与他共进晚餐。已经吃过了晚饭的外婆不知因为什么,就答应了,可刚坐到饭桌旁,外婆甚至还没来得及看清桌上的半碗菜究竟是土豆还是南瓜,年轻地主就声音发紧,冒出一句话来。那句话的意思是:这一点东西,我全吃了,也只能半饱,所以你不能动。年轻美丽的外婆弄了个大红脸,气急败坏地跑回了家,忘了洗头的事,据说还哭了一场。

  开批斗大会的那天,公社的院坝里人山人海,红旗飘飘。被批斗的那人就是外婆故事中那个,他被绳子捆牢了,低着头,破棉袄上露出的棉花,白里透黑,威风凛凛地站在他身后的就是那几个壮年挖掘者,他们在领着人们喊口号。揭发罪行的人很多,其中有一个是女同志,说话前,就哭了,刚说了半句,就冲到地主面前,往地主脸上吐口水,如此往返了半个时辰左右,人们终于听明白了。原来是这个被绳子捆牢了的人,年轻时候,曾偷看过她洗澡。在我发言之前,发言的是一个仓库保管员,他说这一个被绳子捆牢了的人,挖社会主义的墙脚,每一次背粮进仓库,都要专门穿一双大鞋子,然后用鞋子偷粮食,每次进库前,鞋子瘪瘪的,出来时,鞋子就鼓鼓的。

  我上台代表全校师生去发言,因为慌慌张张地,手脚发麻,才用皂角水洗过的红领巾硬邦邦的,不贴胸,直往天上翘,惹得台下的人山人海大笑不止,所以背诵了些什么,我一点也记不清了。最后是公社的领导作总结,他说,这个被绳子捆牢了的人,在最初接受审讯的时候,态度相当恶劣,亡我之心不死,他公开叫嚣:干部我不怕,他们能把我的鸡巴咬去,戳七个眼眼当笛子吹吗?公社领导义愤填膺,拍案而起,领着喊了几句口号后,接着说,现在(手指着被绳子捆牢的人),他终于低头认罪了,但他仍然抱着侥幸心理,埋着的三百两银子和被他折磨死的长工的尸体,他还拒绝说出,我们一定要与他斗争到底。公社领导始终没说挖粪池的事,我多希望他说说,可直到散会,他也没说。后来,关于银子和长工尸体的事,我问过外婆,外婆说,她不知道,真有的话,也只能在那个粪池里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小故事大全 » 地主(一)

评论 0

评论前必须登录!

登陆 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