马二喝酒

  马二在副科长的位置上干了九年了。

  除了人事科、财务科马二没干过,其它的科室,马二都溜达了一遍。

  他经常自己调侃自己说:“大任将降临到我身上,需要我尽快熟悉全面工作。”

  地球人都知道,中国人把日本人赶出去,才花了八年时间,可马二的“副科病”都九年了,还没看到丁点儿治好的迹象。

  前不久,上级派人考察了马二的科长,估计提拔不成问题。机关里的干部议论着:马二的科长一提,马二“转正”怕是板上钉钉的事了。

  马二也是这样想的。

  快提拔了的马二,那张不怎么英俊的脸上,总是挂满了笑意。

  一日晚上,分管人事的赵副局长突然打电话给马二,要他与自己一起出席一个饭局。接了电话的马二高兴得差点晕过去了。这不,快提拔了,连领导都开始亲近自己了。这样想着,马二屁颠屁颠地很快就赶到了酒店。

  酒桌上喝的是一个小厂没有牌子的内供酒,估计质量好不到哪里去。推杯换盏中,马二时刻提醒自己,与领导在一起,要时刻保持清醒的头脑。席间,他很少说话,甚至很少举杯,他感觉自己的言谈举止都很得体,一副赵局随从的模样。他看着企业的几个老总向赵局频频举杯,那份敬重感,那份亲热劲,他不便也不忍站出来冲淡它。

  那晚,赵局醉成一滩烂泥。清醒的马二把赵局安全地送回了家。

  马二很得意:好在我没喝醉,否则,赵局就没人送他回家了。

  第二天上班时,赵局把马二叫到办公室,对马二说:“你灵活点不行?看到这么多人敬酒,也不帮我挡一挡。尽让我在外出洋相。”

  马二头点得像鸡啄米,唯唯诺诺地退出赵局的办公室。

  出了赵局办公室的马二,恨不得使劲扇自己几个耳光。但马二记住了赵局“别让领导在外出洋像”的这句话。

 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,赵局再次带马二出席饭局。请客的是几个香港商人。豪华的包间,丰盛的海鲜,酒是两瓶法国路易十三。

  马二从没见过这种酒,更不用说喝了。马二感觉这酒好喝,有种特殊的味道。像洒了法国香水的女人从身边滑过般。这刻,马二记起了赵局对他说的那句话,忙主动地提了路易十三,给除了赵局之外的其他人敬酒。

  马二往自己的高脚杯里斟了满满的一杯,再给其他人倒上。

  马二举起酒杯说:“我代表我们赵局长分别敬各位,各位随意,我干!”

  一仰脖,满杯的洋酒就进了肚。在他一连串“各位随意,我干”的敬酒声中,两瓶路易十三很快就没了。

  酒桌上的人面面相觑,只有赵局面带愠色。

  马二想,我今天的表现,主动又积极,领导应该满意了。

  席毕,马二打着酒嗝,摇晃着身体出了酒楼。

  第二天上班时,马二又被赵局叫到办公室。

  “昨天的酒,你一个人喝了。搞得我一点面子都没有。”赵局生气地说。

  又错了?马二惊出了一身冷汗。

  出了赵局办公室的马二,这次惶恐得找不着方向了。不喝是自己的错,多喝了还是自己的错,难怪人家说领导难伺候的。

  马二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。

  没过多久,机关里开大会,宣布中层骨干调整名单,提拔的干部中,没有马二的名字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小故事大全 » 马二喝酒

评论 0

评论前必须登录!

登陆 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