朋友(二)

  护士长赵燕托杜桂兰做媒,把吴玲说给自己的弟弟赵强。杜桂兰很卖力。也难怪人家是多年的朋友嘛。就三天两头来找吴玲说这事。吴玲说先见见人吧,就见了。双方感觉还不错。杜桂兰就一天三遍问结果。

  吴玲说这么大的事,还是得给家里人说一声吧!杜就不屑地说:“你们家里就你一人在城里。你父母都那个了,还……”吴玲的脸就红了。她的父亲是聋哑人。母亲很早就离家出走了。她和弟弟是奶奶带大的。她认定这事是陈萍说出去的。她不说这里的人谁能知道?

  陈萍和吴玲在卫校毕业后,就一起被安排在同一家医院同一科室做护士。自然就比别人知根知底熟一层。就是她把她家老底揭出来的。表面上她俩见面谈笑风生。暗地里吴玲气得苦大仇深似地咬牙切齿。谁的心灵深处没有个阴暗的角落?里面滋生着一个毒瘤,那就是阴私啊!

  陈萍这人马马虎虎拖拖拉拉。心眼也不坏,就是嘴快。说者无心,隔墙有耳啊!护士站里全是女人,流言飞语传得快。陈萍自己傻乎乎还不知道呢,好几个嚼舌根的罪魁祸首就找到她了。这样的人很烦人。谁敢给她做朋友?

  赵强好象对吴玲很上心,三天两头往科室送花送水果。吴玲虽有父母,那日子过的和孤儿差不多。从来没有人这么关心自己在乎过自己,所以她很快就被赵强感动。二人很快就确立恋爱关系。赵家的确家境不错,一出手就给了她弟弟三万元去学手艺。

  吴玲正云里雾里罩在爱情里幸福着浪漫着,陈萍却来找吴玲了。她开门见山地劝吴玲离开赵强,理由是他有癫痫病。吴玲冷笑一下,置之不理。陈萍看她冷漠自己。在她身后悄声说:“杜桂兰看见护士长要随丈夫移居出国,想利用她力荐自己当护士长呢,当然她隐瞒赵强有病的事了。到时侯别后悔我没告诉你啊,我们可是好朋友啊!”

  吴玲不遮不掩,气乎乎把陈萍的话全盘托给杜桂兰。杜桂兰径直找到赵燕。赵燕愣了一下。随后火山爆发一样把怒气转到陈萍哪里。她烈焰喷发火舌蔓延。淋漓尽致地谩骂了陈萍一顿。陈萍哭的跟泪人似的。

  自此,陈萍在科室里处于水深火热的境地。啥毛病缺点倒霉事都找上她,陈萍觉得自己没法活了。但是科室里,私下还是悄悄传着吴玲贪图钱财地位、找了个癫痫病的对象的事。

  吴玲痛恨陈萍多嘴多舌,见了她脸上也结着霜,视陈萍为空气。陈萍很是后悔自己的多事。夹起尾巴做人,把话挤扁压平也很难接上吴玲的话岔。她已经不把自己当朋友了。

  赵护士长真的出国走了。杜桂兰也如愿以偿地当上了护士长。但陈萍的待遇并没有好转,她在科室里心头压着一座山,使她困苦而憔悴。

  吴玲在科室里却是一只飘来飘去的蝴蝶,飘到哪里都能看到笑脸。

  吴玲和赵强发展到谈婚论嫁的地步了。吴玲也三天两头地车接车送地去赵家走动。杜桂兰为自己的保媒很是得意。这天赵强又买了东西送科室来,很多人围着看。赵强说话说得好好的,突然扑腾一声栽倒在地上。 手脚乱蹬,口吐白沫、嘴里发出哼哼唧唧的声音、紧接着又大喊大叫:“我的妈呀,我的妈呀!” 过了那一阵,他自己叹口气又从地上站起来了,好象也于常人无异似的。

  围来很多人看稀奇,吴玲的脸都吓白了。又羞又气,全身发抖。绝望地看着这一切,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。杜桂兰冷若冰霜地喊着护士们去上班,分散着病人回病房去。陈萍看了一眼杜桂兰,又返身回到吴玲身边。她什么话也没有说,把哭泣的吴玲紧紧搂在怀里。吴玲体会到真朋友的温暖和重要。

  不久,赵强还是结婚了。新娘不是吴玲却是陈萍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小故事大全 » 朋友(二)

评论 0

评论前必须登录!

登陆 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