车祸(一)

  饶兴是个麻将迷。虽然爱搓两把,却从不动真的,玩玩而已。任铁杆牌友怎么劝他、激他,都不改初衷,坚持打小点点,以玩为要,用他的话说:素的吃着香。今个不知怎么了,吃错了啥药,一反常态了,晚上在电话里相约,他竟然说老是吃素的,越吃越没味道,得改下老黄历,动真格的了。老张老王老李,早就憋不住了,要不是照顾他的兴致,早就开除他的牌籍了,接了电话,一哇声说好。四位围牌桌坐下时,张王李三位还在探问:太阳咋就从西边出来了?

  老饶说:人活一世,就图个尽兴,不好好过把瘾,对不住自己!见三位抓耳挠腮挪椅子发烟间,偷着交换怀疑眼色,拍了拍西服内里的衣兜,颇不在乎地说,整整一百张,大钞面,就看三位的手气了。

  麻将一圈一圈打下去,饶兴尽兴“开放”、“搞活”的缘由,也一层一层地解开了。原来令他眼气不已的一位邻居,其男主人公,突遇车祸,死了。

  论背景,副市长的远房侄子,论家庭,妻子温柔漂亮,芭比娃娃似的,女儿活泼可爱,他又只三十出头,高挑的个儿,不分春夏秋冬,每天早起晨练,坚持穿短裤跑步……

  就是那位住你楼下,叫做大刘的公务员吗?

  不是他是谁呀,死啦。

  人的生命真脆弱,饶兴说,乘车从省城返回路上,汽车冲出悬崖,鲜活的一个人,说走就走了,当场没命了。我老婆对我说时,我还不相信,你说一个大活人,说殁就殁了,人的生命真的太脆弱了!

  哗啦啦牌声中,几人你先我后,围着车祸话题,都看了有线台的晚间新闻,知道一辆中巴车,在一个叫做毛亚峰南一百五十公里处,刹车失灵,冲下了几十米的悬崖,听说两死八伤。饶兴更讲的形象,说他妻子亲眼看见了,平常时髦得很的大刘妻子,眼睛哭得像桃子,已将女儿托付给邻居,连夜赶往出事地点了。唏嘘声中,牌声哗啦,打得尽情尽兴、忘乎所以。

  不觉得室内灯光变淡,窗户发白了,饶兴掏大钞,衣兜已经空了。作为东家的老张,叫妻子给大家做早餐,都连声说算了,老王赢家请客,去外面吃精致胡辣汤吧。都住的不远,得赶快回趟家,先洗把脸,清醒了头脑,再集合用餐吧。

  却说饶兴进了楼栋,没事似上楼梯,在二楼拐弯处,突然愣住了。随一声早上好,闪身子给他让路的一男一女,正是大刘家两口子。幸亏饶兴反映敏捷,回了一声早上好,趁他和芭比娃娃没留意,斜着身子上楼梯,晨光中背对着大刘夫妇,直发了五分钟呆。不是说出车祸了吗?到底怎么回事呀?到了自家门口掏钥匙,不由摸了一把内里娃娃空空的衣兜,索性不掏钥匙了,咚咚咚,伸出拳头抡门。

  干啥呀这么凶的呀?妻子衣冠不整,边护住胸口边问。

  开门!

  吃了枪药啦?妻子嘟嘟囔囔开了门。

  进了门,又关了门,饶兴把妻子逼到门角落,从牙齿间挤出一句话:你为啥要造谣?

  胡说啥呀你!谁造谣了?

  回答我,你为啥要造谣?

  我造啥谣了?

  你不是说,大刘他,死于车祸了吗?

  是这呀,妻子一边拨开挡住她的手,一边没好气地说,我还以为啥事呢,是赵家婶婶搞错了,听芭比娃娃打电话,说死到半路了,其实,是大刘媳妇娘家兄弟进城看病,昨晚动手术,等回了出差赶回家的大刘,两人一块去医院照料,忙了大半夜……

  你知道吗,你害的我输大啦!

  你输不输大,又不是我……都怪赵家婶搞错了乱传话。

  说话间手机响了,老王来电话催问:胡辣汤给你盛好了,你快来趁热喝吧,到底有啥事相求,咱哥们又不是外人,也不用设法子先使钱开路呀你!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小故事大全 » 车祸(一)

评论 0

评论前必须登录!

登陆 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