囚车里的皇帝

  明朝中期,武宗朱厚照的堂弟朱厚□随父在湖北安陆府度日。当时明王朝有个不成文的规定:凡皇族宗亲大部分都赐一块封地,钦封为王、侯,让他们到封地去享清福,但不得返回京城,更不许参与朝政。朱厚□的父亲是武宗皇帝的叔父,被封为安陆王。

  俗话说:天高不为高,人心第一高。朱厚□久住安陆王府,虽成年累月生活在花天酒地之中,但因远离京城,不能参与朝政,不免有几分被遗弃的感觉。平时,朱厚□在王府内外交朋友,饮酒作乐,偶尔谈及朝廷政事,往往流露出抑郁情绪。

  光阴似箭,日月如梭。正德十六年的一天,久不与朝廷联系的安陆王突然接到一份朝廷的紧急文书,大意是:武宗皇帝现已驾崩,他没有儿子,因而生前不曾指定继位人,由摄政大臣确定,武宗皇帝在各处封地的堂兄弟中,谁最先赶到京城,就该谁登基继位。

  朱厚□闻听此讯,喜形于色,急忙备齐良马快车,欲火速赶到京城继位。他的一位酒肉朋友站出来当头泼了一瓢冷水,断言朱厚□如此赶路只会最后进京城,留下终生遗憾。朱厚□当时心急如焚,哪里听得进这种不吉利的话?怒发冲冠的朱厚□下令将进言者责打50大板,逐出王府。众人一起跪下求情。古训云:“遇事留一线,事后好见面。”朱厚□便改口让他说出其中的缘由。那位进言者面无愧色,说:“在皇族的封地中,数安陆府最远,况且一路上免不了大小官员迎进送出会耽误不少时日,赶到京城必是大势已去。”

  “照你这样说,只有坐失良机了?”朱厚□余怒未息。

  “我倒是有个办法,不过此法不雅,只怕你难以接受。”进言人说话时面露难色。

  “你快点说出来,别误了我的大事!”朱厚□急不可耐地催促着。进言人还是三缄其口,摇头不语。直到朱厚□赌咒发誓,保证不会责怪他时,那位朋友才神秘兮兮地说:“你只有抛却威严坐进囚车日夜兼程,免去迎送的麻烦和请吃送礼的拖沓,才可能最快抵达京城。”

  朱厚□当皇帝心切,也就顾不上面子了。他当即要来一辆囚车,二话不说就钻了进去。囚车上贴着斗大的两个字:钦犯。堂堂的安陆王,就这样被作为囚犯押往京城。

  朱厚□一行人马不停蹄赶到竟陵驿站,已是黄昏时分。饥肠辘辘、口渴舌燥的朱厚□真想到酒馆中大吃大喝一顿,甚至想用双手捧起路边池塘里的脏水猛喝一阵。然而,进言者的警言提醒他万不能暴露身份,以防泄漏天机,招惹麻烦。直到通过驿站后,朱厚□才让车夫到竟陵街头买回一袋粘有芝麻的圆形烙饼,掺和着池水饱餐一顿。有道是饥不择食,朱厚□竟越吃越有滋味……

  再说朱厚□的堂兄弟们接到朝廷紧急文书后,个个都是闻风而动、快马加鞭赶往京城,务必抢班称帝。然而欲速则不达,沿路地方官员听说他们是赶到京城登基去的,面对未来的天子,岂敢怠慢?大小官员无不备齐厚礼,摆好喜宴,就像对待当朝皇帝一样盛情接待。这样一来,导致他们行似乌龟,走如蜗牛,一天走不了多少路程。当他们还在路途中的酒宴上把盏推杯时,京城传来消息,朱厚

  已经继位登基,改年号为嘉靖。

  朱厚□所在的湖北安陆府路途遥远,因何能抢先赶到京城?这对他们来说真是一个解不开的谜团。

  有道是:谋事在人,成事在天。朱厚□捷足先登坐上皇位,不仅是那位朋友为他出谋划策,也得益于营养丰富味道可口的竟陵烙饼。后来一提起竟陵烙饼,朱厚□津津乐道。他不止一次地向大臣和厨师介绍竟陵烙饼的形状和滋味。经朱厚□的详述,京城的厨师们也学会了调制这种烙饼,并给它取名“皇绍饼”。时至今日,人们仍可在白案馆里品尝到形圆味美的皇绍饼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小故事大全 » 囚车里的皇帝

评论 0

评论前必须登录!

登陆 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