县令的“谎言”能信吗

清朝时,庐江(今属安徽合 肥)有位叫孙起山的读书人,参加国家公务员考试,入围了。接下来,就是进京到吏部报到,等候分配。可孙先生没有私家车,国家也不安排专车,孙先生要进京,就只能“沿途雇驴而行”。

这一日,孙先生徒步走到河间(今属河北沧州)县城南门外,想租一头驴代步,可四下里寻找,却找不到驴。孙先生很是郁闷。这时,老天也来凑热闹,下起了大雨。孙先生没带雨伞,就在一家农户的屋檐下避雨。

不一会儿,这家主人出来了,上前拍拍孙先生的肩膀说:“这是我家的房子,你凭什么在这儿避雨啊?”孙先生被说得一愣一愣的,也不好争辩什么,只好装聋作哑。房主见孙先生默不作声,更来气了,将孙先生一把推进雨中。

半月之后,孙先生终于赶到了京城。说来也巧,在办好相关手续后,吏部安排孙先生到河间当县令。

在孙县令上任这天,当地百姓纷纷前来观看。那个不许他在自家屋檐下躲雨的房主也在人群当中。房主瞥见坐在轿子里的新县令,竟然是被自己赶走的那个穷书生,“惶愧自悔”,生怕遭到报复。

房主再也没心情看热闹了,一口气跑回家中,谋划对策:与其坐着等死,不如趁早闪人。他张贴了卖房告示,只等找到买家,拿钱远走他乡。

不料,这个消息居然传到了孙县令的耳朵中。孙县令很奇怪,这人怎么了,我刚来他就要走,必须问个明白。接下来,孙县令派人将房主叫来。房主不敢隐瞒,就将自己的想法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孙县令。孙县令听完,笑着扶起房主,说,我看你是多虑了,我怎么会跟你计较过去的事情呢?

孙县令这么说,房主更加恐惧,生怕孙县令人前君子言,人后来一刀。孙县令见房主不放心,又说,你要还是信不过我的话,我给你讲个故事。

有个人家里养了许多花草,一天夜里,这人发现花草旁站了几位美女,定睛一看,原来是一群狐狸精。他破口骂道,你们这帮妖精竟敢偷看我的花……其中一位美女笑道,你白天赏花,我们夜间观看,似乎对你没有什么妨碍吧?我们夜里来,只是看看,不损花的一茎一叶,对花也没啥妨碍吧?你一个大男人,怎么这么小心眼呢?我们毁掉这些花,只是轻而易举的事情,但这样做,别人只会笑我们和你一般见识。说完,几位美女飘然而去。后来,花草还是那些花草,并未遭受意外。

说到这里,孙县令看了看若有所思的房主,说:“狐狸精都能做到宽宏大度,我堂堂县令,总不至于连狐狸精都不如吧?”饶是如此,房主还是不相信,他决定按照原计划进行,趁人不注意,带着一家老小跑了。得到这个消息,孙县令一声长叹:“小人之心,竟谓天下皆小人。”

即使孙县令百般保证不追究房主的过错,房主依然选择逃离,这反映的是封建时代百姓对官员的戒备之心,这种心理,其实也是封建官场谎言在百姓潜意识中的一种积淀。县令长期说话假大空,突然有一天对百姓说,老乡,我今天说的全是真的,不骗你。百姓敢相信吗?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小故事大全 » 县令的“谎言”能信吗

评论 0

评论前必须登录!

登陆 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