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丝林里的仙姑娘

记得从前,每当厂里那个唯一穿黑丝袜的女人经过,大妈大婶们立刻表情紧张地交换眼神,半大不小的我们也慢慢明白,她是“那种人”。我和我的小伙伴们没少讨论过这事,丫丫说“人不待见她,是因为她贱”,我说“贱是啥?”丫丫说“贱是别人叫她干啥她就干啥。”我还是纳闷“这跟想穿成啥样就穿成啥样有关系吗?”在小孩子的感觉里,别人越侧目她越得意,跟小孩子捣乱时的心理相仿,就是要搞点儿破坏,就让你们这些总是自己说了算的大人不爽。

刚上班那几年,又见黑丝,但众人来不及对她的黑丝瞠目,因为她有太多让人眼花缭乱的衣服。女人们心情复杂,一边羡慕嫉妒,一边跃跃欲试,黑丝就这样“润物细无声”地潜进了职场。但黑丝也有低潮期,在我们公司,有段时期,一位只穿裤装的女领导做了高层后,黑丝逐渐销声匿迹。

有些时尚,是某个阶层用来展示自己“木秀于林”的标志,比如限量版的包包,比如微信上显摆在毛里求斯的旅行秀。有些时尚,是弱者的叛逆,比如“那种人”才穿的黑丝。当其他的时尚都变得过时,黑丝却越来越主流,就像一个丫头嬉皮笑脸地闯进会场,令昏昏欲睡的会场众生眼前一亮,于是硬把她拉上台。从那往后,她就站在那里,慢慢地,面目也变得严肃起来。最终,黑丝登堂入室,变成了职场标配。

我的一位大学同学,留校在图书馆,因为没有晋升机会、缺乏利益刺激、甚至不牵扯优胜劣汰的竞争,让她感到静得绝望。最终,她跳槽到一家房企,成了黑丝制服的“白骨精”,穿黑丝不仅让她有了种归属感,更像是披挂上战袍,帮助她集中精力尽快蜕变,一步步打破这身标配,直至披上象征着高层的灰套装。这个过程就像蝴蝶破茧、电游里打老怪晋级一样,对她充满挑战和诱惑。

可也不是所有人都会被黑丝横扫到,对面办公室那位很“仙”的姑娘,只穿棉麻长裙,在千人一面的职场,仙姑娘在黑丝林里茕茕孑立,令人印象深刻。但因为和别人不一样,也会引来新的吐槽,比如叫她“白莲花”“绿茶婊”。也许,年轻的姑娘们不过是用“想穿成啥样就穿成啥样”来消解“别人叫她干啥她就干啥”,和黑丝姑娘相同的是,仙姑娘也在坚持自己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小故事大全 » 黑丝林里的仙姑娘

评论 0

评论前必须登录!

登陆 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