幸福照相馆

我叫赵增强,算是现在大北照相馆中还“冲”在一线的老师傅了。当年服务学校毕业的摄影系学生,能进大北工作是种荣幸。

我是1975年进入大北实习,半年后留下来了。听老一辈说,当年做学徒很苦,不仅要学技术还要打扫卫生,遇上狠点的师傅打骂也是有的。1975年还处在“文革”时期,不仅大北的传统戏装照不让拍,连婚纱照也不行,因为这是资产阶级的产物。直到改革开放才开放婚纱照——不要觉得我们这代人是老古董,1978年的时候结婚照非常流行,全国各地的人都来大北拍结婚照,尤其是山西陕西这两地,他们当时没有什么照相馆,所以这几个地方的年轻人都攒钱到北京、上海留影。

仗着在大北工作,我和妻子的结婚照就是在这里拍的。记得当时我穿中山装,和妻子两个人拿着《毛主席语录》,算是时代特色吧。

刚工作时,我用六寸片的大型座机。那时候北京照相馆特别多,有中国照相、友谊照相、风光照相、北方照相馆,彼此竞争激烈,但这一条街五六家照相馆,每家都很忙。大北接待的名人比较多,尤其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体育明星,大多来大北照过相。像全国十佳运动员邓亚萍、郑海霞。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女排五连冠时的留影,平均身高摆在那里,拍起来费了番工夫。

在大北照相馆,机关服务部是很重要的部门。我们最忙就是每年“两会”时,常委同时在各团参加讨论,早上九点同时拍,上百人的群像,一点不能乱。大北是官方指定摄影单位,我们的个人资料都是记录在案的。每次常委们参加活动,两个摄影师一组拍摄一个常委,确保无误。

听老师傅讲,1983年邓颖超时任全国政协主席,当时开一个全国性政协会议。拍完会议合影之后,老师傅们都在收拾机器,邓颖超主动邀请师傅们一块合影。她说,“你们大北的师傅老给我们照相,很辛苦啊。今天咱们也一起照个合影。”

大北照相馆最大的特色就是它出的片子细、鼓、润,讲究质感。根据顾客的不同年龄,不同的皮肤结构,通过姿势、造型让他们能够扬长避短,让质感得到最好的表现。这些细节必须通过长期实践经验来总结,一般的摄影师是做不到的。再拿底片修版来说,原来的胶片冲洗采用的是药水冲印技术。大北的老师傅可以把底片中不需要的药膜完整取下,再粘贴上取而代之的药膜,类似电脑操作中的剪切、套索工具,取药膜就像显微镜下的外科手术,这比ps难多了。

像我这个岁数,还在大北一线的老师傅不多了。尤其是当数码相机普及后,手工上色老师傅退休,很多人去英国美国专门给照片上色,24寸的黑白照完工后,老外特别认他们的手艺。

当照相馆的师傅是件挺幸福的人,因为来拍照的人都是喜气洋洋。在这里,看到的都是合家欢,比如原来我拍过一个崇文区的劳模,两口子都是盲人,结婚时就在大北照的,五十年过去了,儿女又带着父母来拍金婚照,大北是名副其实的“幸福照相馆”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小故事大全 » 幸福照相馆

评论 0

评论前必须登录!

登陆 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