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那些“花儿”

  今年年初,我在一所小学代课。说是小学,其实称不上,总共只有六个班——每个年级一个班,老师不太稳定,每个学期都有人离开。一排平房是教室,没有窗户,没有操场。
  这是个民工子弟小学。初来乍到的那天,校长不止一遍地跟我说,这个学校学生很调皮很难管,猴似的。好几个女大学生都被气哭过,你不能这么好脾气,要厉害点,不然管不住……我就是在这样的叮嘱下走进了三年级的教室。
  他们果然很不乖。无论上什么课,总是有此起彼伏的声音。作业也让我头疼,不是少就是忘,在黑板上示范好几遍的格式,等到交上来,又是五光十色。这不是我第一次上讲台了,以前也在家乡的一所重点小学实习过,但还真没这么棘手过。
  到了第三天,嗓子已经哑了,课上到一半就火烧火燎的,拿了一片含片放进嘴里。第一排女孩子眼尖,说老师你吃什么呀,我只好苦笑:老师天天跟你们喊得嗓子疼,可是课不能不上啊,只能吃点含片了。他们安静了,都不再说话。我愣了一会,继续上课。教室里静得还真不太习惯。从那以后,课堂上还是常常有些声音,但只要我放下书看他们一会,他们就会安静,甚至有时我皱着眉头叹口气,犹豫着要不要管一下纪律时,就会有前排的孩子喊,老师生气了不要讲话了!你们听,老师嗓子都哑了!每到这时我总是心中一动,这些孩子,虽是有点顽劣,却是善良而有感情的啊。
  我很少见到他们的父母,几乎都是外地来南京的打工者。看入学登记表,大部分都是在附近做保姆、保安、钟点工、送奶工,还有的卖菜。他们几乎不来学校,最多也只是接送一下。但我总是想,他们是爱孩子的,把孩子从家乡带到这里,放在身边,自己打工挣钱,也让孩子读书,虽然上的只是这样一所简陋的小学,但也是尽其所能了吧。
  有天,那个憨憨的男孩子的作业又是一塌糊涂,似乎从来就没有给他上过课一般。我拉他到讲台问他为什么,他不说话,我说明早把你爸叫来,不信他们不管你!他说我爸爸早上要送牛奶。你妈呢?也送牛奶。我火了,对着全班教训他:他们早上四点多就要起来吧?你还在睡觉他们就走了吧?他们这么辛苦你还不好好上学你还说得过去吗?这个平时沉默寡言的男孩子还是不说话,却呜呜地哭了。
  教室鸦雀无声,我有些激动,看着他们一字一句地说:你们要记住,你们的爸妈在这个城市里做着很辛苦的工作,但他们很伟大,他们没有把你们扔在家里不管,而是让你们来上学。我不知道跟你们说这些你们懂不懂,但是有读书的机会不容易,要争气!五十多双亮晶晶的眼睛盯着我,似非懂,又似懂。
  第二天早上走进教室,一眼望见黑板上有几个让我至今欣喜而难忘的字:老师,我喜欢你。我没有问是谁写的。但我想,他们是懂了的。
  跟他们相处的时间不算太长,后来离开了,每每看见差不多大的孩子,总是会想起他们。亲爱的孩子,善良而懂事的孩子,真希望你们能好好成长。只要有阳光,你们也能和所有的花儿一样灿烂开放。
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小故事大全 » 我的那些“花儿”

评论 0

评论前必须登录!

登陆 注册